极品资源

温馨提示避免翻车请截图保存永久地址:https://jpzy.icu                      

情海缘(八回更新完)


情海缘第一回初试云雨第二回赠物结欢第三回面定婚约第四回缘结法源第五回醉后被污第六回守节自尽第七回珠还合浦第八回人间艳福第一回初试云雨词曰:鸾凤喜叶成,镇日无奈,暮暮朝朝,你贪我婪,欢乐正未艾。携玉手,并香肩,无非情债。痴男痴女,偏说是情缘情爱。这一首词。明明说男女欢乐,乃是情债。而世人偏偏看他不破,皆因女子具有一种最大魔力,使男子不知不觉堕入迷魂阵中。你看那容貌极其美的女子,乃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加之善于修饰,云鬓低垂、画眉淡扫、凌波三寸、面似桃花。况且那女子的牝户,软得如棉,白得如玉,又丰润又滑腻,又干而且紧,所以世界上的人,无论那一等的男子,没一个不想那肚脐下的快活风流。就是女子也想要做这种勾当,受这种快活。闲言少叙。前清有一个风流佳话,真是情海中之奇缘,待在下慢慢的表来。此人姓程名耕生,祖居湖北省襄阳县东门外。年方十九,父母早亡。只有男女两个家人,男的唤做钱有;女的姓吴,名叫落花,年方二十一岁,性极好淫,善于嬉戏。隔壁有一家,系寡妇周大娘所居,只生一个女儿,并有一个义女,名叫情娥,是由使女认做为义女的。同一个老仆王常,在家度日,倒也有些清福。这程耕生年纪虽小,作事也尚老诚,祖上留下百万家私,自幼丰衣足食,又生得面白如玉,唇红如朱,神气充足,清洁爽利。莫说男子中少有这样俊俏,就是女人千个之中,也难选出一个。平时虽有几个同窗朋友来往,却不喜应酬,自己终在书房中攻书。因未娶妻,总想配一个美貌妻子,故平时常把《会真记》、《杨玉环外史》、《武则天如意君传》细细玩看。是夜看至更深,因值四月天气,似乎有些烦热,走至前面院子。原想去风凉风凉,忽听得钱有房中如鱼吸水啧啧之声,又听得妇人哼哼的叫:“心肝亲肉,我定要死了”。原来耕生于裙下之味尚未尝过,当时听了心中疑惑,便把一只眼睛望内一看。只见灯光明亮,落花仰卧在床上,钱有赤条条的立在床边,提起落花两腿,正在那里浪抽浪耸。耕生见了,似觉立身不祝又见钱有弄得真是有兴,约有五百多抽,便伏在妇人身子上,一连亲了几个嘴,低低问道:“心肝乖肉,你肯把这件东西与我看一看幺?”妇人把手在男的肩上打了一下,便骂一句:“臭贼头,弄也让你弄,怎的不让你看?”钱有笑嘻嘻拿了灯,蹲在地下,看这牝户。耕生在外面看不分明,但见黑漆漆的一撮毛儿。又见钱有看不多时,便把舌头伸出舔那阴户。妇人骚痒难当,只拿腰扭,忙坐起身来,令钱有抬起头,不要舔了。钱有走了起来,把落花一只脚举起,将那话儿尽根插入,用力狂抽。落花连声大叫:“心肝嘎,为何今夜这般有趣味?”钱有道:“你自己叫句淫妇,我再与你弄爽利些。”妇人点头,忙叫道:“淫妇,淫妇。”钱有便一声抽了几百抽,妇人哼得渐低了,只是吁吁喘气。此时耕生禁不住欲火如焚,只把只手抚摩自己的那话。正欲再看,不觉咳嗽一声,那钱有晓得是主人在外面,急忙起身,把火灭了。耕生再要听时,已寂寂无闻了,只得走了进来。想起他二人淫欲之事,究竟不知其中之味如何,反来复去不能合眼。只到天明,方才昏昏睡去,到午后方起。至是似觉春心难过,见那落花尚有几分姿色。况他不时送茶送水,落花故作娇声妖态,故此耕生以作暂时救急的意思。见钱有出外未回,落花捧水送来,耕生欲上前搂抱,又怕落花不肯,叫了起来,反是不好。谁知落花见了这粉团似的小官儿,恨不得一口水吞下肚去。一日,耕生故差那钱有下乡收账,耕生因天气炎热,在房内洗浴,便叫落花来擦背。那落花头上插一朵鲜红的玫瑰花,身上穿一件半新青灰罗衫,现出雪白的肩膊子,如嫩藕一般,与耕生擦背。耕生要想落花心动。把那话硬得如铁,耸得高高的,似竖围杆的。落花一见,不觉大惊。原来钱有的阳物不满四寸,耕生的倒有六寸多长,因此又惊又喜。落花本是着的单裙,便把裙门扯起,又将两腿故意放开,把几根屄毛,从那裙子缝内,一条一条的露了出来。引得耕生性发如狂,使伸手一把抱住落花。落花也便与耕生亲嘴,二人弄得如火热似的,急忙走到床上。耕生依是叫落花横卧,竖起小足,急把那话插将进去。未及五六抽,落花即笑声吟吟,连叫快活不绝。原来龟头已经直顶了花心,所以十分快活。耕生也因落花未曾生产,连声叫道:“你这牝户好紧好肥,实得是有趣的很。”只是耕生初赴阳台,怎当得妇人淫性太重,那落花乱颠乱耸,故耕生止抽到二百余抽,即便泄了。耕生伏在落花身上,真是遍身酸麻,惟有落花欲心正盛,急得翻身趴了起来,把耕生那话含在口中,用口吞吐,用舌咂吮。不多一时,那话又硬将起来,耕生便把落花推倒,重新又来,连抽带顶,往来约有几百次。落花目张口闭,抱住耕生道:“真个快活杀了!”下面的淫水流了一地。耕生忙把帕子拭干了,又把那话插入,笑问道:“我比钱有如何?”妇人双手抱了耕生的颈项,娇音的说道:“他是个粗人,怎及得官人温存有趣?虽则结亲,二年以来,亦未有今日之快活。我的牝户若不经过这妙东西,岂不虚度一生了?”说完,又把臀儿乱耸起来。耕生爱其言语伶俐,兴致更高,于是把那话尽根送了入去。足足抽了两个时辰。方才云收雨散。落花起身,方去整治晚饭。耕生走入厨房,向落花道:“你今晚就陪我吃饭罢。”耕生酒已吃多,是夜乘了酒兴,更是情浓。落花也急急收拾完了,洗过了牝,又同耕生同睡,少不得重赴阳台。落花道:“我们二人仄身弄一回罢。”耕生忙把两手抱住落花颈项,落花也抱了耕生的背心,两个把那话同那件东西凑合起来,仄身的抽送。耕生道:“这样弄。不如你在底下弄得快活。”说完便扒上落花身上来,狂抽起来,二个丢了。因为他二人一个是初尝滋味,自然的兴高采烈;一个是幸窃新相知,也是春心更炽。自此耕生与落花二人时常交合,不能细叙。欲知以后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jpzy.icu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名站推荐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