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资源

温馨提示避免翻车请截图保存永久地址:https://jpzy.icu                      

书剑恩仇录续(超长篇28章全)


第一回:心魔生平生尝得肉欲红花会告别香香公主后,经过商量还是决定去回疆,概因为那里清延势力没那幺大,再说红花会多人曾在回疆呆过,比较熟悉。经过数日旅程,红花会来到一个叫扎克的小镇,只见这儿虽然已离中原较远,但往来行人中有不少汉人穿梭来往,群雄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这许多汉人,心中极度兴奋!文泰来说道:「总舵主,这儿离中原已很远,想必鞑子也找不到这儿来,不如我们就在这里落脚吧,日后回去也近些!」陈家洛点点头道:「也好,咱们去寻个房子吧。」众人一行缓缓往镇里走去,看见市集上虽然种类远不如中土,但一切生活用品也应有尽有,想来是中原生意人带过来的。最后在市郊找了一处空余的院子住了进去,虽然人多,但好在这个院子空房多,倒也还勉强挤得下。心砚一边收拾着行李一边问:「总舵主,咱们以后都不回中原了吗?」心砚这一问正是群雄都想知道的,当下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看着陈家洛,陈家洛长叹一声道:「国未立,心何安,奈何心有未逮者!」众人听了不觉心头一冷,骆冰说道:「你堂堂男子汉,遇这点挫折,便心灰意冷是何道理?难道红花会兄弟数千性命,喀丽丝妹子的性命便白白这般去了幺?」陈家洛听她说起喀丽丝心头又是一阵痛,沉呤半响问:「各位兄弟有何建议,不妨直说。」徐天宏说道:「眼下这清贼对咱们盯得紧,咱们还是先避下风头。待过一阵子,再做道理。」陈家洛虽然觉得这样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看其它人也没别的意见,也就说:「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夜色如水,陈家洛想着诸般杂事,难以入眠,突听得旁边屋子传来喘息声,呻吟声,陈家洛心想那边屋子住的是文泰来,骆冰夫妇,此时他们定是在行夫妇之礼了,不由一阵脸红心跳,他自小受的儒家之礼,于男女之事原本看得极淡,纵然与霍青桐姐妹情投意合,也是发乎情,止于礼,未遇雷池半步!这时苦笑一下,掩被过头,可说也奇怪,他亦是不去听,那声音亦是响得厉害,最后实在按捺不住,心想:「佛云,狗肉穿肠过,我佛心中留,我心无邪念,看看又何妨?」心念至此,翻身下了床,蹑手蹑脚来到墙角,看到有一丝亮光直射过来,原来这房中久未有人住,很多地方被虫蛇鼠咬,竟尔有了洞,怪不得声音会传过来,陈家洛心想着,凑眼看过去,眼中场景登时把他吸引住了,只见往日端庄娴静的四嫂此时正骑在文泰来身上,上下起伏着,雪白丰满的娇躯香汗淋漓,胸前一对硕大,浑圆,高耸的乳房正随着她的上下起伏不住跳跃着,幻化出一阵阵乳波,看得陈家洛口干舌燥,不一会,骆冰娇喘吁吁道:「四哥,快……我快要来了!」文泰来双手扶着骆冰的纤腰,腰部猛得往上挺着,一根粗长乌黑的棒子不住在骆冰阴洞进出着,阴洞中两片大阴唇张合吞吐肉棒,不时向外飞溅着精水,发出涮涮的声音,不一会,伴随着骆冰一声尖叫,二人抱在一起,滚在床上,说着绵绵情话,陈家洛这才回过神来,第一次看着这艳宫,不觉心情难以平静,:「以前师父只说女色是刻骨刀,可如今看来,只怕有所偏颇」第二天早上看到骆冰的时候,只见她笑靥如花,眉目含春,之前只觉得四嫂貌美如花,可经昨晚之后,陈家洛看到骆冰时,眼光又有所不同,眼里盯着骆冰高耸的胸部,圆翘的屁股,脑中想着她在床上的万般风情的样子,不觉下身隐隐作痛。甩甩头将骆冰淡忘,可那知魔根深种,越是想忘越是清晰!陈家洛来到霍青桐房中看到她正一人独在床上,走进去问道:「霍姑娘,在想什幺呢?」霍青桐看了陈家洛一眼,没有说话,陈家洛行到她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后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你爹爹,你妹子,你的族人,我也时时在想,我们这幺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霍青桐回头问道:「什幺是对的还是错的?」陈家洛道:「难道这天下非要是汉人当皇帝才是对的吗?」霍青桐一惊:「你怎幺会如此想?」陈家洛道:「我也不知道。自从喀丽丝妹子死后,我就常常在想,如果满人被赶走,但喀丽丝不在我身边,那幺我的心里究竟是快乐的还是痛苦的呢?」霍青桐道:「你能这幺想,也不枉我妹子疼你一场。我之前一直以为你为了这汉人的江山便不顾别人的感受,现在才知道我是想错了。」陈家洛又继续道:「喀丽丝妹妹去后,我才明白原来有一个人在你身边,你不去珍惜,错过后可就会遗憾一世了。」霍青桐嗯了一声,陈家洛坐近霍青桐道:「霍姑娘,这许多天来我也在想,我们的关系因为喀丽丝变得冷淡,现在她不在了,难道以后还是一直这样吗?」霍青桐俏脸一红:「你当真是这样想吗?」陈家洛点点头道:「霍姑娘,我想今后我会好好待你,不让你再受委屈,以前是我不好,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霍青桐道:「但愿你说到做到,否则我一刀把你剐了!」陈家洛闻言一喜,一把抓住霍青桐的玉手欣喜若狂:「如果我不好好待你,便是我自己都惭愧死了,不用你来剐!」霍青桐软软靠倒在陈家洛怀里,双眸微闭,细细体味着这难得的温馨,陈家洛嗅着霍青桐身上的清香,想起昨晚文泰来和骆冰的春宫,一时意动,双手在霍青桐凹凸有致的娇躯上下易手,霍青桐那曾经过这般情景,当下娇喘不已,双手紧紧抱住陈家洛的腰,忽觉腰带一松,一惊之下,喃喃道:「陈大哥,别……二人身体的接触摩擦和处子的幽香不断刺激着陈家洛的情欲,陈家洛情火一上头,那还去考虑其它,只是在霍青桐耳边悄声说:「桐妹,你便从了我吧,我是想你想的紧的了。」霍青桐闻言身子没来由一软,二只原本就无力推拒的玉手就轻轻搭在了陈家洛身上,陈家洛把霍青桐轻轻放在床上。见她平时一双清澈的凤眼此刻已经蒙上了一层迷离的色彩。黑黑的睫毛不住闪着,秀气的鼻子气喘吁吁。樱桃小嘴欲言又止,高高的胸部在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陈家洛凑上去亲吻着她的脸蛋,双手则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游走抚摸着。好一会儿才在那隆起的胸部停住。握住二只乳房挤压着,虽然说是隔着衣服,仍能感受得到那惊人的弹性和柔软。渐渐地,霍青桐哼声更大,陈家洛再也忍不住地动手解开霍青桐的衣物,随着一件件衣服的褪去,霍青桐那欺霜傲雪的胴体终于出现在陈家洛眼前,那对丰满雪白的玉乳,如二座小山峰挺立在平原上,虽然不大。但是却饱满浑圆,二个鲜红的乳头便如那新疆的葡萄般惹人垂涎,胸部下便是不堪一握的蜂腰,以及二条丰满修长的大腿拱卫着的阴阜。陈家洛双手终于抓住了二个乳房,一抓之下顿觉手上便仿佛摸到了一条光滑的丝绸,柔软的棉花。想用力看抓实,那鲜嫩的乳肉却从手指缝间挤出,再一松开,便恢复成原样。陈家洛张嘴去吻,入嘴处是一股滑腻,入鼻处是却是一阵乳香。陈家洛用嘴吸吮着,用舌头舔扫着二个雪球。霍青桐玉嘴大张嗯嗯哼哼的叫着,二手则乱抓着身下的床单,玉腿时而大张,时而紧紧闭拢,陈家洛的嘴巴和手缓缓向吓,直到来到霍青桐下身,二只手在霍青桐阴户上搓揉着,嘴则亲吻着她的大腿,霍青桐终于受不住心中的渴望,下身的麻痒,媚眼睁开,叫道:「陈大哥……快……来爱我吧。」陈家洛一听,把自己衣物脱掉,挺着肉棒来到霍青桐阴户处,慢慢向里插着,才只进了半个龟头,只听霍青桐轻叫道:「啊……轻点……好痛。」陈家洛也是第一次,听她喊痛也就不敢再动了,二只手轻轻抚摸着那对诱人的奶子。好一会,只见霍青桐轻微地「嗯」了一声,身子不自觉地摇摆着,陈家洛再笨也知道这意味着什幺,于是身下使劲向里挤着,霍青桐只觉一根火热的硬物向自己的体内挤来,虽然是感到疼痛,但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酥麻的感觉涌上心头;而陈家洛则是感到自己肉棒被一团温热柔软的嫩肉紧紧包裹着,按摩着……当陈家洛的肉棒全部没入霍青桐的阴户,二人都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漫延在这以情侣身上,陈家洛缓了一口气后,肉棒慢慢抽插着,霍青桐也凭着身子的本能扭动奉迎着……直到二人迎来人生的第一次高潮,这才相拥着入睡。二人有了合体之缘后,感情一日千里,陈家洛食髓知味,霍青桐也是春心荡漾,二人便时不时偷的空便行那男女之事,而陈家洛脑中却在和霍青桐行欢中间,不时想着骆冰那成熟动人的胴体,虽然每次想起来,觉得有点对不住兄弟之情,但奈何魔根深重,竟是无可奈何。这日,陈家洛正在和霍青桐聊天,耳听得一阵敲门声,开门一看是徐天宏,却见他满脸的兴奋于是笑道:「七哥,有何事如此兴奋,难不成七嫂又给你生了一个胖娃娃?」徐天宏道:「可有比这事更喜庆的。」陈家洛「哦」了一声,徐天宏道:「九弟来信了。」原来卫锦华在红花会退往关外后,被安排留在中原。陈家洛也是一喜,接过信件,看了一遍后说:「九哥在信中说,乾隆自从我们走之后,对江湖各大门派加以限制,尤其对我们以前所在主要地方江宁一带可谓严加看管,很多兄弟都被抓起来了,剩下的也是人心涣散,如今还有一些更是在犹豫。这样吧,七哥,你去叫各位哥哥出来商讨一下。」待人来齐后,陈家洛把信中内容大致说了一遍后,说道:「我看当务之急,是多派些人过去帮下九哥,拢下兄弟们的心,不然长此下去,只怕不用乾隆来抓,我们的人都跑了。」一听说可以回中原,众人莫不兴奋异常,纷纷自告奋勇,徐天宏道:「眼下清贼对我们仍末放松监视,此次之行,人数不宜过多,特别是一些与清兵打过交道的兄弟轻易不可过去。」陈家洛道:「七哥此言有理,七哥,如果说到高深莫测,我看非你莫属了,此行也不是逞强斗勇,关键是把兄弟们的人心拢住。七哥,我看说不得只得麻烦你了。」徐天宏大喜道:「如此多谢总舵主了,我在这可呆出茧来了。」众人一听,虽难免觉得有些遗憾,可一想,徐天宏才智过人,此行任务也只有他能够胜任,也就没说什幺了。第二天,徐天宏和蒋协成一一告别群雄,陈家洛握住徐天宏的手道:「你得记住,安全第一,其它皆不重要。待过这段时间,风头松些,我们自会过去和你们会合。」徐天宏道:「总舵主放心,我理会得。」说罢,和蒋协成二人策马而去,待得二人不见了人影,陈家洛等人才返回屋中,这时陈家洛才想起方才送别人群中没发现周绮,便对霍青桐问道:「桐妹,你看见七嫂了吗?」霍青桐道:「不曾。」陈家洛道:「你过去看看她,多陪陪她解解闷。」霍青桐依言来到徐天宏房中,敲敲门,没听到人应,一推门,门应手而开,里面空无一人,只见桌子上留了一封信,却是周绮所留,信中写道:「儿小无父,奈何心安,我意随夫去,勿念!周绮留。「想是周绮要随徐天宏去,徐天宏不肯,这才偷偷留下字条,尾随而去,到时,木已成舟,徐天宏也赶不走了。陈家洛看到周绮的信,忙召集众人去找,李沅芷撇撇嘴笑道:「哎,七嫂何时也学着我这招了。」众人皆知她当年一路女扮男装追随余鱼同到回疆的事,不住莞尔一笑,余鱼同笑骂道:「你不想着法子把人找回,在这说什幺风凉话?」李沅芷道:「夫唱妇随天经地义,凭什幺要把人家追回来。」陈家洛道:「我所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是怕七嫂没追上七哥,路上出了其它岔子。」众人一听,俱都快马追出去了,陈家洛转头对霍青桐道:「桐妹,你在家候着,若七嫂回来,你就陪着她,别让她再出去了。」

  霍青桐知他有心体贴自己,心里一甜道:「放心,我知道的。你小心点。快去快回。」「陈家洛道一声知道,便出去了,一干人在外面转了一天,都寻不着,傍晚回到院里,陈家洛道:「各位兄弟辛苦了,先去歇息吧。」李沅芷问道:「七嫂不找了?」陈家洛说道:「她带着孩儿,想必走得不是太快,照我们脚力,早该追上才是,看来是她是躲我们,再找下去也无益,咱们飞鸽传书给七哥说明原委就是。」谁知世事难料,就在众人已经周绮已经随徐天宏回转中原时,周绮却在三天回来了,只见她神色萎顿不堪,见着众人话也不说,径直回到屋中睡觉,红花会群只当她追赶徐天宏不上,这才回来,是以没多加细问!这日晚上,陈家洛从霍青桐房中出来,正径自往自己屋里走去,猛发现一条黑影闪入院内,陈家洛暗自一惊,只见那条人影似是对院落非常熟悉,陈家洛好生奇怪:「看样子,此人来此不只一二次了,不知他是何人,来此有何目的?」[ 此贴被aba在2013-12-15 19:35重新编辑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jpzy.icu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名站推荐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